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华附中高66届

此博客是为清华附中高66届同学提供的一个交流平台

 
 
 

日志

 
 

走近新西兰 - 王综  

2013-03-16 08:38:25|  分类: 外面的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开世界版图,不难发现:有两个国家的版图呈“靴子”状,一个是意大利的亚平宁半岛和西西里岛组成了“正靴子”,一个是新西兰的南岛和北岛组成了“倒靴子”。这是几十年前上地理课时老师告诉我们的。我也因此最初了解了新西兰:她的国土面积26.8万平方公里,当时的人口200余万,首都惠灵顿。

第二次认识新西兰给却我留下了苦涩的回忆:1982年一月,由于沙特阿拉伯足球队的不君子行为,迫使中国队必须和新西兰队打一场附加赛来争夺最后一张进军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的入场券。当时我正在哈尔滨读书,约好了到同学家去看附加赛的实况转播。刚开场不久,我看到一群彪悍的新西兰队员把中国队的防线冲得七零八落,没看几眼我就起身告辞了。同学用诧异的眼光看着我说:你这么喜欢足球怎么看两眼就走了?我的确喜欢足球,特别喜欢带球突破的感觉,可我有些无奈,只好支支吾吾地说:这是男人和女人的比赛。从那以后我开始笃定:中国足球队难有作为是因为人种的问题。

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又是一帮如同斗牛士的新西兰男子篮球队,应该说的是:他们既没有高大的中锋,也没有在NBA打球的球员,却把以超级中锋姚明为首的中国队打得只有招架之功。当然终因实力的差距,中国队还是艰难地赢得了比赛。

两场体育比赛,我痛切地领教了新西兰人的血性和凶悍。

今年一月份,我到新西兰旅游,同时也带着我的“偏见”走近这个国度。一月份的北京正是天寒地冻的季节,而南太平洋的岛国新西兰正处于暖意融融的夏季。傍晚时分,我们抵达新西兰第一大城奥克兰。办理完入境手续、晚餐和入住酒店后已是午夜了。我还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奥克兰的市容,第二天一早就开拔到土著毛利人的主要聚集地罗托鲁亚市。从奥克兰到罗托鲁亚200多公里的路程,我们几乎一路上是在牧场中穿行。我终于看到了我想象中的碧海蓝天、牛羊成群的壮美风光。

走近新西兰      - 王综 - 玄歌 - 清华附中高66届

和小羊亲密接触

难怪当地人说:新西兰是上帝留给人间的最后一片乐土。话说的虽然有失偏颇,但是能感到新西兰人的自豪,即便是在偏僻的罗托鲁亚小镇,依然看到人们生活富足,身材健硕的男男女女一个个显得悠闲自得。这里到处是宁静的别墅,成片的森林、丰盛的牧草,而电影指环王的导演也情有独钟地选择罗托鲁亚为拍摄场地。据说,在殖民者当权的国家里,没有一个土著人种能像新西兰毛利人那样享有极高的待遇。这里从来没有驱逐、征服和杀戮,有的是世代和平相处。在新西兰,毛利人的文化、风俗和领地得以最完整的保留和发展。实际上,毛利人的文化已经成为新西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和我以前所了解的殖民者对土著居民的血腥和残暴大相径庭。毛利人属密克罗尼西亚人种,毛利人有自己的语言而没有自己的文字,他们擅长木雕和编织,他们的祖先就是用手工雕刻的独木舟征服了浩瀚的南太平洋并发现了各个岛屿,他们是真正的大海的儿女。据最近的DNA鉴定,台湾省的高山族人也属密克罗尼西亚人。

走近新西兰      - 王综 - 玄歌 - 清华附中高66届

毛利人在工作

在罗托鲁亚逗留的两天,我们先后游览了地热公园、毛利人文化村、市政厅公园,当然也少不了牧场。在地热公园里,可以看到摄氏100度的水蒸气伴随着浓烈的硫磺气息弥漫在公园的上空。毛利人把地下热水通过沟渠引入到若干个池中,通过一道道降温、来方便洗浴。罗托鲁亚有着丰富的地热资源,所以温泉比比皆是。在毛利人民俗村可以看到毛利人在编织、雕刻等工作情景,也可以看到毛利人的歌舞和戏剧等表演项目。市政厅广场公园坐落在罗托鲁亚湖畔,广场周围完全是欧式建筑,这里有和煦的阳光、大片的绿地、茂密的森林、水上活动中心、跳骚市场、还有阵阵飘来的硫磺的气息。在广场的休闲地带、在咖啡厅里、在房屋建筑的各个角落里、在人流涌动的市场上,可以领略到:这里的民风淳朴、悠闲自在、生活富足、舒适安逸。

走近新西兰      - 王综 - 玄歌 - 清华附中高66届

罗托鲁亚的牧场


在返回奥克兰的途中,我们还经过了几个小镇,我注意到每个小镇都有标准的橄榄球场,这是如同足球场地般大小的绿草如茵的场地,场地的两端都有两个像旗杆一样高高耸立的球门,有几个球场还正在进行橄榄球比赛。球员都是中小学的学生,他们头戴护盔、身带护肩、球衣球裤、球鞋球袜、一应俱全,不仅场上比赛激烈,场外观众也是摇旗呐喊各不相让,有这么好的比赛场地和条件,我真是羡慕不已。玩橄榄球需要力量、更需要速度和摆脱能力,我觉得我挺适合玩这项运动的。唉!时过境迁,好汉不提当年勇!

走近新西兰      - 王综 - 玄歌 - 清华附中高66届

从奥克兰到罗托鲁亚的途中

在高速公路上,汽车经过两个小时的疾驰就要进入奥克兰市区了。我感到新西兰的高速路也有很大的缺陷,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理由是双向行驶的路面中间没有隔离带,只是靠双实线来分隔,所以会车时相对速度超过200公里,很是危险,好在车不是很多,如果换成在中国大陆,那可真叫玩命了。

经过海湾大桥,我们平安进入奥克兰市区。从桥上可以俯瞰奥克兰的都市之光。作为新西兰最大的城市,和我国国内的一线甚至二线城市相比,表面看去显得萧条多了,不过在街上走一走,就会发现:街道幽静整洁、秩序井然、舒适便捷,比起国内城市要胜过一筹,而碧海蓝天、风光明媚、更是让人流连忘返。我们来到奥克兰的玫瑰花园,沿着绿茸茸的草地山坡可以一直下到海滨泳场。很多泳者躺在沙滩上尽情地享受阳光浴,那些身强体壮的年轻人看到我们都是一副笑容可掬、温文尔雅的憨态,让你想像不出:这些年轻人可能就是球场上那些彪悍的斗士,看来铁汉终于也有柔情的一面。

走近新西兰      - 王综 - 玄歌 - 清华附中高66届

电影指环王拍摄时的小屋


走近新西兰      - 王综 - 玄歌 - 清华附中高66届

罗托鲁亚市政厅公园


走近新西兰      - 王综 - 玄歌 - 清华附中高66届

从海峡大桥上远眺奥克兰市风光


十多年前,作为新西兰最大的城市奥克兰也为适应国际的潮流,倾身打造国际化大都市,在市中心兴建不少高档写字楼、豪华酒店和公寓。但是人口的膨胀,势必带来交通的拥挤以及环保等诸多方面的问题,因此新西兰政府戛然而止,而奥克兰的市民更倾心于郊外田园诗般的生活,所以总体来说,奥克兰仍不失为舒适、宁静,正所谓“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事实上,在新西兰26.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下面,蕴藏着大量的石油资源。新西兰政府的议员们也曾就是否开发地下油气资源的问题展开过多次辩论。辩论结果达成一致意见:让宝贵而稀缺的石油资源永远封存在地下。因为他们更懂得:碧海蓝天、清新的空气,肥沃的牧场和丰富的旅游资源能给新西兰人民带来更多的收益。不仅如此,有着充沛的阳光、肥沃的土地、充足的水力资源的新西兰、粮食居然全部靠进口,他们从泰国和中国进口大米,从俄罗斯和加拿大进口面粉,为的是保留牧场和一片净土。凭心而论,世界上也就是像新西兰这样的国家有能力、有条件进口石油和粮食,如果换成我们、或者其他发展中国家国家,发现一个大油田,那可是天大的喜讯,因为不知道还有多少万辆汽车等着喝油呢!难怪新西兰人常说:“新西兰是上帝留给人间的最后一片净土”还真有他的道理。

   几天来,在新西兰我一边浏览一边思索,我有一个感觉,新西兰人很聪明:他们能够在纷乱复杂的大千世界里恰如其分地找到自己的位置,他们与世无争、更不会穷兵黩武;他们是最早的与中国建立贸易往来的西方国家之一,即便是在风云变幻的政治漩涡中,也始终如一地恪守这一原则,因为他们懂得:一个300万的人口小国和一个十四亿的人口大国之间的贸易会让自己终身受益,与之相比所有的意识形态的差别、政治制度的不同、毫无疑问都显得苍白无力;他们懂得如何尽善尽美地发挥自身的优势去发展经济,并在当今世界中一直跻身于最富裕的国家之一;而在体育比赛的项目中,他们从来不浪费纳税人的一分钱去高薪聘请所谓的外援,他们就是利用自身的身体优势、敢打敢拼、同样在世界体坛上占有一席之地,从那些血性和彪悍的运动员身上可以得到最好的诠释: 什么是更高、更快、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这也让我想到: 同样都是蒙古人种的日本人和韩国人也能在足球领域取得世界领先的位置,而身材矮小的日本女足更是击败了人高马大的美国和德国等欧美女足并夺得世界冠军!看来,我的“人种论”并不科学,如何发挥自身的优势,以己之长克彼之短才是取胜之道。

    新西兰的民族是个朴实无华的民族,他们不与外界争一日之短长,而是默默地守护那一寸土地,过着舒适、典雅、宁静的生活。作为一个人要老老实实,作为一个国家也要实实在在才好。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