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华附中高66届

此博客是为清华附中高66届同学提供的一个交流平台

 
 
 

日志

 
 

读 <<遠去的柞樹林>> -段北星  

2013-01-26 07:07:48|  分类: 有感而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月的20号,陪卢家闽去怀柔杨宋镇拜望刘先立。他们俩都是清华大学附中原高六三二班的,从67年学校分别后,四十五年首次重逢。感慨万端唏嘘相視另说,回来的时候,先立送了我们一本书<<遠去的柞树林>>。开卷有益,却没有想到会情不自禁,爱不释手,一气呵成的读完。掩卷后心情久久的难以平复。

   这本文集是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928连兵团战士的回忆录,三十多万字,收集84位知青的140篇文章诗歌散文,218幅照片图片,以及连隊纪事和荒友名录。这个连的开拓者是1967年末首批奔赴黑龙江绥滨农场的北京学生,清华附中高六六屆的张邦宁和刘先立即是这批学生中的兄长丶领头人和文集的编辑。本书没有书号,也没有出版社,书市上买不到,网上有报道,看不到全文,印刷的数量未必会很多,一面世就成了珍本。先睹为快,介绍一二。

   这本文集共九个专栏。其一,密林深处有激情。初到北大荒,初涉人生,建队经历,冲动的决定一生无悔,拓荒人,荒草地,野树林,黑户,家。表述的是年轻人的理想丶憧憬丶选择丶天地丶旗帜和忠诚。其二,汗水绘出新家园。原始的丶简单的丶艰苦的创业史:抬木头,赶大车,酿酒,养猪杀猪,养蜂,漏粉,修坝,偷艺,代课,电话分机,卸煤,养牛,食堂主厨,会计烧荒,修公路,盖屋,开山取石,放炮打眼,江中卸油和蚊叮虫咬。其三,青春年华苦与乐。丰富的生活:挑砖比赛,菜地偷瓜,球场球赛,抹墙触电,半夜起火,值班入梦,打赌冲突争论,深夜独行,奔腾的江静寂的水游泳,代写家书,识高人踩出到的小路,吃的趣事,二锅头羊肉大餐,骑马放牛,开刀雾里看花,随遇而安适,逢巨变随波逐流,失意人生事出有因和难忘的春节。表述的欢乐,积极,纯洁,豁达,朴素归然。其四是荒原上的文化渴望。书和上学。张邦宁写的<<运动丶读书丶思考>>最具代表。其五,天地万物皆有情。人和人,人和动物,人和自然的融洽交流。刘先立的<<漫话牛马>>,李利民的<<晨曦>>,和集体创作的音乐幻灯片<<小路>>写得好! 其六,风雨同舟大荒人。兵团战士的亲情友情和爱情。其六,心灵深处的思索。年轻不大懂事,风波,批斗会,我们把她留在北大荒,成长,灰色的记忆,往事不会如烟,空荡荡的井台,忽悠,对知青运动的思索。这些文章最感人的是发自内心的忏悔愧疚和凄美的生命之火。其七,魂牵梦索北大荒。兵团战士对北大荒的思恋,对人生的思恋,对青春的思恋。其八,诗词歌赋诉情怀。其九,连队纪事荒友名录和影像纪念。

这本文集当属纪实文学,文章所纪录的是在那个激情燃烧的时代,苦中作乐的时代,自我牺牲的时代,让人无法忘怀的时代,兵团战士真实的经历和真实的内心世界。让人惊叹的是文字之美。如"转眼间雨过天晴,天边只留下几朵棉絮似的白云和一道淡淡的彩虹,前面的泥路上一片沼泽,汽车艰难地往前爬行,最后停止不前了"。如"仰卧在草丛中,看蓝天飘动的白云变幻着身姿或是在树林中,眯起眼府身闻一下野芍药淡雅的幽香,会有种飘飘欲仙的感受……听不到嘈杂的人声,看不到晃动的人影,仿佛整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头脑中装得也只有自己的思想和意志。或走丶或停丶或坐丶或卧丶或喊丶或唱,全然不受别人的约束,也不介意别人的反应。忘了人间的名利得失,进退荣辱和无谓的纷争。抛下那些在人前自觉或不自觉戴着的假面具丶遮羞布。这便是一个坦诚的赤裸裸的真正的自我"。这类文字书中比比皆是。

这本文集特邀许成钢作序。他也是清华附中老初中的,兵团战友,曾被打成兵团第一号反革命分子,现任香港大学教授,哈佛大学博士。他写到"对我来说,她(绥滨农场) 是无尽的土地,是日出日落,是荒野,是草原,是农场,是工厂,是圈舍,是医院,是工地,是斗争会,是监狱,是地狱,是折磨,是残酷,是友情,是人性,是友情,是幽默,是舞台,是音乐,是欢乐。但是超出所有其他的一切,她是学校,是我一生宝最重要的学校。" 

这本文集是近些年来几乎唯一能从头读到尾的回忆录。对知青文学和伤痕文学,有些敬而远之,总有些以为屈辱悲哀愤怒消沉的因素为多。对那些没经历过插队的人编纂的电视作品更没有兴趣。<<遠去的柞树林>>高奏北大荒的精神旋律,自强不息,真诚豁达,热爱生活,坚韧顽强,使人振奋。两年之前在美国同学发回来的旅美华人知识青年的演唱会,格调乐观向上,有异曲同工之妙。与兵团相比,知青插队不可同日而语。尽管主体都是知青,环境对象组织方式报酬和自由却大不一样。农村插队的本质同样是劳动创造,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支撑着人类的生存和社会进步。就像推动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发展的是农民的劳作,而不是造反起义和权贵们的争斗。也无意参加知青插队是无悔青春还是人间悲剧的讨论。这一代人经历文革,经历插队,经历改革,经历以后是命,而命运只能承受。最后想写得是,倘若由我裁定诺贝尔文学奖,我肯定给<<遠去的柞树林>>的作者。时下中国的社会,中国的民族,中国的青年缺失的就是创业的激情和价值观。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