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华附中高66届

此博客是为清华附中高66届同学提供的一个交流平台

 
 
 

日志

 
 

伏尔加不必忧郁—阎阳生  

2011-07-11 12:45:14|  分类: 外面的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宏敏按:临去俄罗斯前,清华附中校友、预652班的阎阳生给我寄来一篇他的已发表的文章,描写的是和我相同的一段旅游经历,只不过一个是逆流而上,一个是顺流而下。他对俄罗斯的文学艺术有较深的了解,文笔又好,写得很生动,不愧是77年北京市高考作文的状元。推荐一读,并为他的文章配图一幅。

 

俄罗斯是我旅游果盘中留到最后的几颗葡萄。如果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是俄罗斯的双峰,伏尔加就是她丰腴的乳沟。

 

《车尔尼雪夫斯基》号

透过雨雾,白色的《车尔尼雪夫斯基》号亮起灯光,犹如风雨归舟。晚上你会发现掀起的被角上,放着一块巧克力或玫瑰。这也是一段浪漫的旅程,素不相识的男女会在这里一夜激情,释放城市紧张的压力后挥手再见,甚至都不问对方的姓名。

老船长会教你掌握罗盘:眼前水天一色汽笛低鸣,红蓝白的国旗在晚霞中飘扬。从莫斯科到彼得堡水路1700公里,从彼得大帝到斯大林时代,开凿的运河把五大水域连为一体。我们正航行在她丰腴的乳沟上。

晚上过闸犹如梦幻。船身灯火通明音乐飘渺,成群的海鸟上下翻飞,争啄浪花掀起的小虾。封闭的闸道发出共鸣,犹如一个巨大的音箱。

江声浩荡……早上起来要穿上毛衣长裤,而八月的北京正是40度高温。中国人舒缓的太极云手,引来好奇的欧美游客。青色的天际、碧色的水波、蓝色的甲板。

宁静的早餐。高挑的叶琳娜俯身问你是否要一杯咖啡,新熨的围裙先带给你一缕沐浴的清香。你可以握一杯热咖啡把双脚搭上船舷,看着两岸树林和村舍缓缓移动。

昨夜过了几道船闸?只觉汽笛呼应船身升降,我们已经到了另一处流域。俄罗斯有多辽阔?一夜航程我们还没有走出地图上的一个点。伏尔加河有多古老?列宾油画里低沉的纤夫曲已随波逝去…… 

 

喋血教堂和行宫舞会 

难得午间小睡到自然醒,耳边飘来古朴的风琴声。这是靠岸的第一站——创建于公元937年的乌格里奇古城。喋血教堂石墙上的彩画已经褪色,讲述着400年前被害小王子的故事。1591年, 伊凡雷帝的幼子季米特里在他的封邑被杀,年仅8岁。

  小王子的惨死引起乌格里奇骚乱,他们认为是当时的摄政王鲍里斯·戈东诺夫所为。暴动遭到莫斯科的残酷镇压,连同那口报警的大钟也被也被割掉“舌头”(钟锤),和囚徒一起流放西伯利亚。从此,俄罗斯改朝换代进入罗曼诺夫王朝。

当我们的游轮驶离小城时,我们才发现那个拿面包姑娘的服饰,包含了季米特里教堂的所有色素:红色的塔身代表渗出的鲜血,白色的框架代表王子的纯洁,蓝色的洋葱头圆顶上的星星,表示天堂。

伏尔加河上的雅罗斯拉夫尔是古罗斯的发祥地,正在为建市1000周年大兴土木。穿晚礼服的“宫廷贵妇”用香槟酒迎接来宾,这座艺术画廊原来是迎接沙皇的行宫。一个气质典雅的女士,提着穿黑色拖地蓬裙,仿佛从画中走出来。

明亮的水晶灯,低垂的天鹅绒,现场的小乐队,露肩的托地裙,好像托尔斯泰笔下的宫廷舞会。但军官到哪里去了?我吸一口气走到那个女子面前,躬身邀请。全场愣了一下,随即响起鼓励的掌声。乐队即兴地奏响圆舞曲,“贵妇们”礼貌地举起白纱长手套。

我搂着她纤细的腰肢慢慢旋转,周围的壁灯和观众渐渐模糊成一条线。我欣赏着臂弯中的舞伴:白皙的颈项瓷一样光亮、深褐的卷发已近似红色、一个绝非斯拉夫种的高鼻梁。俄罗斯皇室从叶卡捷琳娜二世,就开始迎娶德意志公主。

在团友的手机摄像里,我穿着牛仔裤T恤衫网球鞋,好像故意拼错了时代和地点。一个38军的大兵,一把挽起了盛装的公爵夫人。当我扬手推动她的腰旋转时,这个笨拙的动作使她仰身笑起来。

我忘了我们用什么语言交谈,英语?俄语?德语?或者根本无所谓什么语言。妳是这里最美的。她蓝色的眼睛戏谑地瞄着我,显然对这个东方式的恭维很受用,告诉我她叫……说实话,我没记住她叫什么,觉得她就是彼得堡来的安娜.卡列尼娜。

 

男子修道院和俄罗斯婚礼

拿着金色十字架的神职人员一律长髯及胸,在成千裹着头巾的妇女簇拥下,唱着圣歌缓缓前行。我们仿佛进入了一个漫长的时空隧道,到十五世纪末,戈尔利茨的基里洛男子修道院已成为俄罗斯最富有的修道院。

坚实的褐色建筑横竖相接结成L型,在十七世纪曾抵御了波兰骑兵的入侵。裸露石墙上悬挂着锈蚀的铁链,是古代修道士苦行的用具。一道铁栅的拱门通向湖水,给人阴森的联想……

而穿过那道铁闸通道,外面却是波光潋滟,让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几棵苍天古树下,一条栈桥通向湖心,这座修道院原来是一个湖中的半岛。天蓝圆顶的圣母升天大教堂传来悠扬的弥撒。

在修道院的鹅卵石子路上,一对新人刚举行完婚礼。俄罗斯人的婚庆真是无处不在,甚至在清教徒的修道院。新人也把鲜花放到烈士墓前。一个白桦林环绕的墓碑上刻着:1942年,有6名士兵在这里阻击德国人而牺牲……。我想起了“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我拉来一群新娘的女伴,到印在1000卢布钞票上的白色尖塔前合影。俄罗斯女多男少比例失衡,以至有议员在国家杜马提出宪法修正案,允许一夫两妻甚至多妻,这无疑勾起超编几千万的中国男人的遐想。

 

海盗晚宴和玛丝洛娃

西餐非常符合游轮的情调,沙拉、头盘、主菜、甜品有条不紊。负责我们桌的叶琳娜是这个餐厅里最标致的姑娘,她有些哥萨克的血统,黑色的直发精巧的五官浅绿的双眸。我中学时的俄语刚够和她逗乐,当她感到我们在议论她时,会报以一个羞涩的微笑。

午后节目包括俄罗斯茶点制作和伏特加品尝。伏特加的酿造要经过几十道工序,再佐以上好的新鲜鱼子酱,色正味醇。畅饮总要找个来头,这个机会却以一个意外出现了。

当我走进餐厅时,感到脑后顶上一支冷冰冰的枪口。平时彬彬有礼的女侍今天头发炸起、独眼眼罩划着刀痕,横七竖八地躺在通道上:哈哈,欢迎你进入“海盗船”晚宴!她们把手伸进你的衣服,拽出你的皮夹摘下你的首饰,除非你跳过她们蛇一样的身体。

餐厅里桌椅倒伏、刀叉竖立。当大家惊魂未定时,勾魂的女海盗已给你端上头盘斟满伏特加。我的天!这是叶琳娜吗?烟熏的眼圈下刻着骷髅,撕开的海魂衫露出一支刺青的海锚,嘴角却抑制不住恶作剧的快乐。说实话,我真希望被这女妖永远劫持。

在从“北欧海盗”和伏特加的喧嚣中出来后,在楼梯拐角处看到了奥尔加。她倚在售货亭的门框,正拿着一支彩笔给我的套娃上色。她属于那种古典型的姑娘,棕色的头发柔和的脸庞。圆润的臂膀透着阳光,像那幅著名油画里收获温暖的麦穗。

售货亭里摆满了俄罗斯的民间服饰,晚上下班后也不锁门。她今天穿一条褪色的牛仔裤,一件丝质敞领衫,偶尔歪头瞥一眼这些喝高了的中国男人。她会学着中国人干掉瓶中白酒,对着镜头扮鬼脸。慵懒的曲线,依稀的乳沟,嘲弄的眼神,活脱“复活”中的玛丝洛娃。

在教你卷着舌尖发俄语颤音时,她是一丝不苟的老师;在手功课帮你描画木胎时,她是鬓发丝摩的邻家女孩儿。她就像是层层变幻的俄罗斯套娃,你永远期待着她的下一个表情。

 

木制教堂和上尉的女儿

一座白色的废墟露出水面,是烧毁的教堂还是遗弃的庄园?水面越来越开阔,游轮已经驶入奥涅加湖。著名风景保护区基日岛,全程没有汽车没有柏油路,坑洼的雨水倒映着静止的风车。要不是小钟楼的木偶钟定时敲响,孤零的米哈伊小教堂就像一座农舍。

建于1714年的主显变容大教堂,1990年被列为世界遗产,却没有围墙没有旗帜没有广告。那22个洋葱型圆顶层层叠起,据说没有用一根钉子,都是用松木雕好后一片一片拼上去,就像一个阅尽沧桑的老人。

我买了一件红色亚麻长衫,接过老人的斧头劈柴,用农夫的木叉垛草,在白桦林里寻寻觅觅,走进一间木屋。一缕夕阳穿过厚重的木窗,折射到屋角描金的圣像画上。在我眼睛适应以后,募然发现长凳上静静地坐着一个姑娘……

她是那么年轻,白色的布衫白皙的颈项,红色的吊带娇红的脸颊,深蓝的围裙浅蓝的眼睛。长长的裙摆拖到木地板上,被门外的阳光缀上一圈金黄。她也转过头来看着我,清澈的眸子里是个穿俄罗斯长衫的东方人。

仿佛踏入熟悉梦境,我坐到她身旁。那条金色长辫上鲜红的蝴蝶结,让我觉得她就是普希金笔下边塞《上尉的女儿》。我搂住她的肩膀,接触到浆洗过的亚麻布的质感。如果不是被人拍下了这张照片,我都说不清俄罗斯文学我们这一代人的熏陶有多深。

 

英伦幽默PK西藏歌舞

出发前领队提醒大家要带一套晚装,因为有船长晚宴和国际联欢。在船长告别晚宴的“火烧冰激凌”后,灯光聚焦小舞台,全船的游客都挤到了船头大厅。

开场节目就是东道主的小合唱的《卡林卡》:“松树底下,微风清凉……” 匈牙利的魔术,加勒比的探戈。一队美腿的姑娘在阅览室整齐地坐成一排,一个一个神秘地传话:“It’s Time(是时候了)”。

意大利民歌里有一首歌曲《Bella ciao》非常耳熟,竟是南斯拉夫反法西斯电影《桥》里的主题歌《朋友再见》。很难想象中国可以把日本的《拉网小调》改编成抗日歌曲。

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英国团队的即兴小品。大胡子英国绅士举着个导游牌上场,后面是一队筋疲力尽的游客。具有骑手般矫健身材的大胡子此时弯着腰,用沙哑的声音和游客问答:

“俄罗斯最多的是什么——?”

“教——堂——”(后面拉长声音齐声回应)

伏尔加不必忧郁—阎阳生 - 玄歌 - 清华附中高66届 
位于伏尔加河中的教堂

 

“我们一路看了近300个教堂,平均每三分钟看一个,每个看三分钟。”(观众笑声)

“唉,而且导游讲完就走,还没搞清礼拜的是谁,就到了下一个。”(导游摇头)

“俄罗斯的名字也太长,最后只记得,尼古拉、尼古拉耶夫、尼古拉耶夫斯基,”

“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家子。不准提问,不准掉队,不准迟到。”(导游也笑了)

“一次警告、两次点名、三次....,(大胡子作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就像尼古拉.......”(全场忍不住爆笑)

这是典型的英式幽默,不管怎么样,这个揶揄导游的小品使主人有点尴尬。接场的 “小马哥”来自香港,今天一身潇洒的白西装,英语翻译得像母语一样:

“英国团队刚才抱怨说,在俄罗斯每隔几分钟就要碰上一座教堂。那么,如果你到中国旅游,可能每隔几分钟就让你看一座寺庙。”

接着一句顺水推舟犹如神来之笔:“因为中国是一个56个民族的大家庭,每座庙宇都代表了不同的教派和民族,比如下面这段西藏的舞蹈……”

 “Tiebet”这个词在西方人的脑子里是如何敏感,从奥林匹克火炬传递就可想而知。但它随着一对藏族盛装的姐妹的出场如此自然:“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啊——这是我的青藏高原……”

 

俄罗斯不必忧郁

 这个西藏舞成为晚会的亮点。以前中国男士总想找金发碧眼的洋妞照相,现在身穿藏族长裙的姐妹,成了各国游客争相合影的明星。但一个美国教授发出疑问:这个节目是不是中国官方带来的,要不普通游客怎么还带着演出服装?

晚会最后,两岸三地的团友齐声合唱《我的祖国》,如果北约的卫星监听,一定以为中国人劫持了这艘俄罗斯轮船。事后我问台湾的陈清祥夫妇这是否过于强势?没料到他们说:这才是民间外交!

这种中美的猜忌处处可见,甚至忘了身居他乡。梦中的俄罗斯总是一幅油画:低沉的乌云压向茫茫的草原,一辆孤独的马车在地平线上缓缓移动……现代的媒体更把俄罗斯当成了一个落伍的旁观者,仿佛只有地铁的朋克和雪地的醉鬼。

但我在伏尔加看到的是一群敬业而自尊的男子汉。擦洗甲板的小伙子一丝不苟,但拒绝游客拍照和合影。刷墙女工踮起脚尖刷出一片天蓝,沾满油漆的工装就像一张迎千年的海报。即使是白桦深处的村镇,烈士墓前总是火炬长明。

义务给我们伴奏的80后小伙子,为自己不知道《山楂树》很不好意思。英国节目的最后一个包袱暗指被十月革命绞死的沙皇,触到了俄罗斯的心痛,但船员和导游只是无奈地一笑。打扫房间的大妈虽然贫困,却不收取一分钱小费。

我看到了遥远的草原,没有看到三套车;看到无尽的水域和原木,没有看到低吟的纤夫……伏尔加还只是俄罗斯的胸口,还远没有到她绵延欧亚的腹地和后方。西方的拿破仑和希特勒,都无法抵御俄罗斯的辽阔和严寒。东方的成吉思汗统治了三百年,却没有留下金帐汗国的宗教和文化。

和这种巨大的纵深和资源相比,更可怕的是俄罗斯人的内敛和从容。当浮躁的邻居赶早圈地盖楼拔高GDP时,他们傍晚沉浸在邮轮沙龙的钢琴演奏,在夕阳里一坐就是几小时。俄罗斯不必忧郁,当地球耗尽时,她将是欧亚仅存的绿色方舟。

俄罗斯是我旅游果盘中留到最后的几颗葡萄。普希金不羁的诗情,屠格涅夫贵族的挽歌……六天六夜,我们枕着伏尔加的波涛入睡,在俄罗斯文学长廊里漫游,寻觅诗人笔下的情人。

轮船已经驶出拉多加湖行进在涅瓦河上,辉煌的圣彼得堡立在眼前。当拉着箱子离开游轮时,我怅然若失:“和妳的离别是这么悲伤,就好像离别灵魂一样……”告别伏尔加,就像了却了少年的梦境。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