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华附中高66届

此博客是为清华附中高66届同学提供的一个交流平台

 
 
 

日志

 
 

台 湾 散 记 (四) - 第二次亲情之旅 - 王综  

2011-05-01 19:57:23|  分类: 外面的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雄的土地

  台南市位于高雄市以北约70公里。台南原名赤坎,是台湾省最古老的城市,长期以来一直是台湾的首府。我在广东生活了多年,所以我知道在广东有不少地方都以“赤坎”命名。可见台湾与大陆有着源远流长的血脉关系,难怪在台湾除了讲国语就是讲闽南话(接近广东潮州话)就不足为奇了。

引人注目的是紧邻楼阁是一组雕塑,记载着荷兰人与郑成功议和时的情景。园林内还有很多石碑、石器、石兽,还有乾隆帝的御碑。长期以来,中国的皇帝对台湾极为重视,多次派如沈葆桢这样的重臣为封疆大臣,内地的建筑艺术、园林设计也不断移植到台湾。我们首先参观位于闹市区的赤坎楼,她是整个台南地区最具历史价值的文物。走近主体建筑,就会看到一座中国传统的阁楼式建筑,二层近似方形的楼阁,红墙黄瓦,回廊画栋,而屋脊和建筑外延的处理颇具闽南特有的夸张的建筑风格。赤坎楼的周围是中国式的园林, 

   随后来到安平古堡。十六世纪,荷兰人占据台湾后为开拓远东贸易在此地建立了城堡。站在台基下向上仰望,一个西洋式的瞭望塔高高耸立,似乎荷兰人还在寻找富饶的资源。紧邻塔的下方是日本人据台时修建的方型的办公室和宿舍,虽然低矮许多却也四面玲珑,便于观察四面来风。而还有一个遗址就是中国人修建的破损的城墙,以便固守自己的城池。如今日本人的办公室已改为文物陈列馆,走进馆内,在一面墙上记载着一段历史。1628年,荷兰殖民者在郑成功高超的军事打击下,被迫签署城下之盟。议和的十八条条款分别用荷兰文和中文记载。在条款前,我驻足良久。1628年,继位不久的崇祯皇帝正处于内外交困之中,但还是抽出精兵收复台湾,足见台湾之于中国皇帝心中的分量。我品味出,失败者还浸透着一点傲慢,胜利者还流露着谦卑的隐忧,不管是那个时代的写照,侵略者还是被礼宾出境了。    

走出陈列馆,迎面矗立着用巨石块砌成的纪念碑,一面的碑文已经被凿得面目全非了,而碑的另一面却堂堂正正刻着“民族英雄郑成功”的鎏金大字。原来这块碑是日本殖民者为纪念他们的“功绩”竖立的。台湾光复后,台湾民众把被颠倒的历史又颠倒过来了。

友人聚会

告别台南,继续向北行。天色向晚,几近台中市。车行在繁华的街道上,左右两侧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相比台湾其他几个大城市台中更具现代化。这里气候温和,物产丰富,非常适合人居。

台 湾 散 记 - 亲情之旅(四) - 王综文 王桂阁图 - 玄歌 - 清华附中高66届

 

 晚上,前茂公司的王老板夫妇又为我们备好晚宴。王先生看上去颇有港台明星的气质,工作之余,尽情享受生活的快乐,积极的生活态度感染着我们每个人,我们也感受到台湾朋友对大陆同胞的友情。当晚,我们在台中通豪大酒店休息,准备明天的行程。

轻轻走近你 

上午我们赶往桃园县大溪镇慈湖。这是蒋公和蒋经国的陵寝所在。慈湖是一座人工水库,蒋公因其酷似家乡浙江奉化为由,故命名慈湖。陵区里,我们走在湖边的小路上,群山环绕着不大的水面,青山上苍翠欲滴的绿树与湖水相互掩映,使得陵区庄严肃穆、宁静而悠远。来到一个中式庭院的门口,上方横挂着匾额书写着“慈湖”二字,拾级而上走进庭院,这是和北京普通四合院大小相仿的院落。我们沿着右侧的回廊缓缓向北屋的灵堂走去。从敞开的大门,我看到蒋公黑色的石棺暂厝在正中。我静静地肃立在门外,耳边却回荡起“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皆有抗战之责任”的铿锵誓言,还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蒋公念念不忘两岸的统一。“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石棺前,我不禁深深地鞠了一躬. 走出灵堂,在“慈湖”匾下的石级上,我留下一张珍贵的照片。

   回到车里我静静地坐下,万千的思绪依旧弥散在庄严与肃穆里。此时,车载电视正在回放蒋宋夫人生平轶事的纪录片。1943年,在美国国会举行的同盟国大会的讲坛上,夫人风姿绰约,用一口漂亮的美国英语伸张中国抗战的正义,引来数次全场官员的起立和长久的暴风雨般的掌声,夫人用美丽和正义征服了整个世界!这是怎样的激动人心的画面!1990年夫人不顾90多岁的高龄,只身从美国回到台北出席国民党中央全会,夫人依旧美丽,她用南腔北调的普通话语重心长的对台下说:同志们好!顿时又引来全场起立和暴风雨般的掌声。虽然夫人没有力挽狂澜,但她尽力了,她的功名已经载入史册了。历史终将证明,那些企图分裂祖国的罪人,必将是螳臂挡车。

    我们的旅行车已经抵达桃园机场了。我们将结束台湾七日的旅途。晚八点,飞机划破台北的夜空,从电视反映的飞行路线上看到飞机首先向北直飞,约半个小时后向西转90度,在浙江宁波附近进入祖国大陆的领空,此刻飞机的下方刚好是蒋公的家乡奉化。我们是否可以带去一份祝福?

     夜幕里,飞机的下方一片万家灯火,北京到了。我们走出机舱,走出机场大厅,走在回家的路上。台北离我们远去了,但“坚冰已经打破、道路已经开通、方向已经指明”,包括台湾人民在内的整个中华民族的复兴不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