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华附中高66届

此博客是为清华附中高66届同学提供的一个交流平台

 
 
 

日志

 
 

我可能是“土命”郑祥身  

2010-07-21 15:03:55|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和别人聊天时我常常说:“我这辈子平平淡淡,但值得欣赏的是到处“游山玩水””。这和我的职业有关。插队时“躬身荷锄太行西”,在广阔天地里接受再教育,与土坷垃打交道,那可能是我“土命”的真正开始。如果说上山下乡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那我后来变成一个地质佬则更可能是上天的意志,我拗不过而已。此话怎讲?容我慢慢道来。

        记得我们毕业分配时,最初并不是插队,有北京远郊区小教,有853农场,还有三线工厂等等。我第一次选择并报了名的单位是“青海地质局。后来地质局不在我们学校招了,只有青海石油局的名额了。象黄准时、朱焕新、曹淑英、周敏、靳延芳、宣夏芳等人一起去了青海冷湖为祖国献石油去了。而我一心想去地质局,地质局不招,我压根没想到石油局。记得朱焕新第一年回北京探亲到我家,听他一聊在冷湖当石油工人每个月的工资加补贴有百元以上,感到十分吃惊。他我问我为什么原来想去青海后来不去了,我只说了我想去地质局而不是石油局,而没告诉他为什么一心想去搞地质。

        为什么呢?是我的命中注定!说起来大家可能不相信,我曾在峨眉山许过愿。1967年夏正值文革烽火遍地燃烧之时,我与几个学友一起入川,名曰串联实为旅游。在成都住了一段时间以后大家决定去峨眉山。没有票就从成都扒火车(货车)去。第一次扒上一列闷罐车,里面全是袋装的水泥,又呛又热,但火车走走停停轰轰隆隆折腾一夜,车停下来我们出去一看居然车只从成都站开到了成都南!没办法,又换上一辆到峨边的货车(这次看清楚了车上的标签)才到达目的地。下车后从报国寺开始步行登山。峨眉山上山一百二下山一百二,最著名的七里钻天坡、十里罗汉坡、九十九道拐等等,步步登高好不辛苦。但峨眉山的景色确实迷人,让我们并不觉得疲劳,反而越走越带劲。在一个山谷中,我们碰见了几个穿着整齐工作服、边走边看边记边画的人,和他们一聊,知道是地质队员在进行野外考察。能整天在如此美景之中该多么惬意!我不由得跟同学说了一句“这活不错,我以后就干这个吧!”。真是“圣地一诺”决定了我终生从事地质工作的人生。直到现在,当年一起扒车去峨嵋的同学见面还要提起我在峨眉山许愿的事呢。

        后来果真到了地质队伍。1968年,我在铁路工作的二哥牺牲在焦(作)枝(江)线工地上,巧的是当时地质队招工,县安置办和一起插队的同学都照顾我,推荐我进了山西地质局624地质队,从此开始了地质生涯--还愿去了。68年到07年整整40年,从大学到研究生都是地质专业,去过的地方自然多,一直和石头打交道!好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我是土命的缘由。至于医生中所见所闻,留待以后慢慢聊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