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华附中高66届

此博客是为清华附中高66届同学提供的一个交流平台

 
 
 

日志

 
 

雪原历险记-陈多丹  

2010-07-17 18:55:15|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好像是一九七零年春天的事,当时我还在新疆哈密伊吾军马场八连放牧军马。

北国的冬天,寒气袭人。新疆的冬季,漫长而严酷。可是春天的脚步在悄悄向我们走来。英国诗人雪莱说得好,“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月初的马场大地开始回春,虽然夜晚的北风还是冰凉刺骨,但伴着晨雾的弥散,冰雪下的大地已经在酝酿着新的生机,枯黄的草滩已经开始返青。但是此时,骑马走在这片土地上,那是要格外地小心,因为在表层开化的泥土下面,大片的冻土,仍保持着它的冷酷与坚硬,有如冰面上撒了一层绿豆,稍不留意就会滑倒。

我和孙晶森 “下夜”(牧马人对夜间放牧的简称)归来,接到连队通知,要我们去场部开大会(具体什么内容已经忘记)。农业班的人已经坐着拖拉机、马车、牛车出发了,我们只有骑马去场部。

从我们马厩到场部,要经过二连、草原队,我们的两匹枣红骝马齐头并肩不紧不慢地走在坚硬的用戈壁石子铺就的路上,发出“沙沙”的响声。火红的太阳已经从东山的雪峰上高高升起,透过渐渐消退的晨雾晒在我们俩破旧的棉衣上,暖暖的。我们刚下夜班,眼睛不自觉地闭上,任马儿顺着大道前行。

快到二连,我们向东拐下了“公路”,信步走在草原队南面的一大片草滩上。这里的草长得比其他地方茂密,但是地表并不平坦,一个接一个的大小如篮球似的土草包,密密麻麻不规则地排列着,马儿走在上面也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大家都把这片草地叫“圪垯”地。我们松开缰绳,任由马儿择路而行。

这时,只见一个大马群冲开薄薄的雾,向柳条河方向跑去,几个女子放牧班的姑娘们在后面紧紧追赶,看她们那焦急的样子是想截住大马群。

小孙可是个热心的汉子,一看到这个阵式,立即来了精神。只见他一抖缰绳,胯下的枣红骝马撒开四蹄向大马群奔去。

我们的马入冬前钉的马掌,现在已经磨得差不多了。他的马蹄蹬起来一块块的泥土,在空中飞溅开来。

我看见他的马蹄印上露出了雪白的冰渣。

“小心!”我话音未落,只见他连人带马侧身滑倒,马蹄下长长地划出一溜雪白的冰痕,他从马背上摔了出去,扑向地面。我清楚地看见他的右脚已经离开马蹬。我心想:“还好,没有套蹬。”

可是,当枣红骝马挣扎着站起来时,我立即倒吸一口气。我看见他的左脚已经伸进了马蹬,而他的手已经松开了缰绳,离开了马鞍环……

“套蹬”这是骑马最可怕的事,他的人躺在地上,脚却高高地挂在马蹬上,马要是不动尚可,一旦走动起来就危险了,何况现在他的马惊了!

他的枣红马原来是李福林的骑马,一身好膘,跑得飞快。老李是个敦实的甘肃汉子,为人耿直,血气方刚。人说马通人性,马如其人。他骑的马在我们群里可是属一属二,很少有其他的马能追上他。

失去控制的枣红马抿着两只耳朵,低着头,拖着小孙,疯狂地向前奔跑,任小孙在草地上摔打摩擦,“咚咚”的响声像鼓搥似地震撼着我的心。

“多丹,救我!”晶森声嘶力竭地呼喊着,那声音非常地凄楚,像刀子一样撕裂着我的心,至今我都不会忘记。

我纵马向他追去,看见他左脚套在蹬上,身体不由自主在草地上摔打,翻过来掉过去地摩擦着,两只手一会抓地,一下又无助地伸向天空……

我骑的是一匹六七年的儿马,刚刚三岁,因诞生在冬天冻掉了耳尖,成了两只秃耳朵(圆型),外号叫“土匪”(当地的维族兄弟习惯用“土匪”来形容快,它就是因为跑得飞快而得此名)。我知道这时在场的马匹中只有我的马能追上他的枣红马。于是,我放松缰绳,马真的通人性!“土匪”撒开四蹄紧紧追赶向前,转眼就接近了他的马。我清楚地知道此时不能从后面靠近它,那样它会更疯狂地向前窜,对套了蹬的人来说马奔跑得速度越快比多拖一秒钟后果还要可怕!

我立即把马叉子往左一拉,“土匪”真是匹好马,立即领会了我的意图,迅速从左边包抄过去,从前面把他的马拦截住。当枣红马被迫减低速度时,我立即腑身抓住他的马缰绳,我的“土匪”立即停住了脚步,他的枣红马终于甩着头喘着粗气不停地打着响鼻安静地站住了!

我跳下“土匪”,小心翼翼地把他的脚从马蹬上取下来。直到此时,我才回头看了他一眼,刚才那刷白的脸上才渐渐有了点血色。我扶他起来,帮他拍打棉衣上的草屑与冰雪。悄声问他:“疼吗?”

小孙真是条硬汉,接过缰绳,拖沓着左腿,一拐一拐地走到他的马前,突然纵身跳上马背。

“没事儿!”他笑笑说。其实我心里明白,他是个有苦不言苦的人,牙打掉了往肚子里嚥,再大的痛苦他都会咬牙挺住!何况那里还有几位被吓坏的女子放牧班的姑娘们呢!

事件前后不到十分钟,一切又悄没声息地开始。

事隔多年,我有时也想,如果那天不是我与他同行,如果我骑的不是“土匪”,如果不是那片牧草茂密相对柔软的圪垯地,如果是我的马滑倒……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但是不管怎样,我们都经历了一次严峻的考验。我们的友谊也同样在生与死的磨砺中获得升华。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