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华附中高66届

此博客是为清华附中高66届同学提供的一个交流平台

 
 
 

日志

 
 

猎豕惊魂录(之三)——玄歌  

2010-07-16 19:58:55|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野猪向我猛冲过来的那一幕至今还十分清晰地展现在我的脑海中。它那庞大的身躯随着奔跑一起一伏,显示出充沛的蛮力;呲着獠牙的巨头上下晃动,令人恐怖;背上黑色的鬣毛高高耸起,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展现着野性的美。但是,当时的我可没有任何欣赏“美”的心情,心中充满的是莫名的恐惧。野猪在攻击人时,咬断人的大腿、用獠牙挑出人的五脏六腑等各种可怕场景在一瞬间涌入我的脑海。

人的大脑在“一瞬间”可以同时处理多少信息?我不知道谁能给出答案。但是,尽管紧张、恐惧,我的头脑在那瞬间还保持着最低限度的清醒:留给我的时间只有几秒种了!我需要立刻拉开枪栓,打出那最后一发救命的子弹。

耳中回响着一个人的惊慌叫喊:“快开枪,快开枪,野猪冲过来啦!”,我将枪口插在雪地上,两腿夹住枪托,用双手抓住枪栓,使出吃奶的劲儿拼命拉。

苍天不负我!只听得“卡啦”一声,枪栓在最后一秒拉开了,臭子儿从弹仓中飞出,落到雪地上,溅起一簇雪花;紧跟着又是“卡啦”一声,最后一颗子弹顶上了膛。我抬头定睛一看:哇!那红了眼的大家伙已经冲到距我只有十米左右的距离了。说时迟那时快,我抬起枪,无暇瞄准,朝着那家伙扣动了扳机。

没有任何思考。那一刻,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只记得:眼见那野猪猛地来了个以头抢地,然后高高腾起,在空中作了一个前空翻,然后重重地摔落到我面前两三米远的地方,撞击力和前冲力溅起的雪块猛扑到我的脸上,使我睁不开眼。

当我睁开眼定睛看时,高度紧张的心情立刻松弛了下来。一切都结束了——它静静地躺在那儿,一动不动;而我,还站在原地。

检查野猪的躯体,发现有三处伤。它的左前腿断了,只靠一点皮肉连在一起,那是钢丝套留下的伤害。躯体左侧中间有一个大洞,肠子和着鲜血从那儿流了出来,那是姜明华打中的一枪所致。然而这些都不是致命的打击。在它脑门的正中央有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的枪洞。我最后的仓促一枪竟然“蒙”得这么准,在一瞬间终结了它的生命。虽然在那之前它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但我相信,它生命的最后一刻并不痛苦,因为结束方式是如此的干脆利落。

(四)

如果那最后一枪没打中或者不致命,结局将会如何?为什么在那决定生死的关键时刻好运气降临到我的头上,而不去眷顾那头野猪?大幕已经拉上,没有答案,只有结局。

事情过去快四十年了,仿佛是弹指一挥间。这期间,我们对人与自然、人与其它生命之间关系的认识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如果是今天的我再面临那种局面,我的抉择与处理方法将可能与当年非常不同。但是,已经发生的结果是无法再改变的。无论如何,如果没有到过北大荒那片神奇的土地,我又怎能拥有这个终身难忘的经历呢?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