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华附中高66届

此博客是为清华附中高66届同学提供的一个交流平台

 
 
 

日志

 
 

猎豕惊魂录(之一)——玄歌  

2010-07-14 21:30:23|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中有些经历会成为终身的记忆。在我北大荒九年多的生活岁月里,一次既有趣又惊险的经历是曾猎杀过一头凶猛的野猪,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恍如昨日,感慨万千。

那是69年年底,我所在的58团七连刚从抚远转移到饶河。当时七连是武装连,我是连队的文书兼军械员。由于在转移前全部枪支弹药已经上缴,上边发了几支三八大盖和几十发子弹临时作为站岗放哨用的武器。那几支枪老掉了牙,膛线都磨光了,子弹头倒插在枪口里直晃荡。正是由于这几支老枪,才使得后来狩猎的经历变得极度的惊险、刺激。

七连的驻地在完达山边。我们刚到那里时,有很多野生动物在山间出没,单说个头大的就有野猪、狍子、马鹿、狼和黑瞎子等。成群的野猪胆子较小,见人就跑。我有两次与群猪不期而遇:大大小小几十只,在你面前不远的距离内呼噜呼噜地跑过,场面颇为壮观。但是单独的野猪通常是公的,个头大,攻击性强,对人有相当的危险性。

一天下午,记不得是谁匆匆忙忙跑来告诉我:昨晚在营地后面的玉米地里,有一只野猪被钢丝套套住,但又挣脱跑掉了。听到这个情况,我估摸着野猪受了伤不能跑得太远,立刻动身有可能追得上。于是,我和姜明华、王长志、韩光路四人出发去追。其中只有我和姜明华各带一支枪和三发子弹。我们沿着野猪留下的血迹和足迹追了过去。血迹断断续续,伴随着足迹延伸了相当远的距离,看来这头猪伤得真不轻。

出了玉米地,野猪的足迹延伸到一望无际、白雪皑皑的草泡子里。草泡子本来是高低不平的,覆盖上厚厚的雪,无法分辨深浅。浅的地方雪大约到小腿肚子左右,稍深的地方就过了膝盖,最深时能到大腿根。深一脚浅一脚,我们在雪地中艰难跋涉;由于首次狩猎带来的兴奋,我并不觉得累,不知不觉追出去大约有二十多里,太阳也开始向西方的地平线靠拢。这时野猪的足迹延伸到一片榛柴棵子里。

透过榛柴棵子的缝隙,我隐隐约约看到其中有一个黑乎乎的家伙。有人叫了一声:“野猪在那儿呢!”我的心情既兴奋又有点紧张。当我们小心翼翼地接近榛柴棵子时,那黑家伙“乎”地窜了出来,一瘸一拐地向远处逃去。这回看清楚了:那是一只大猪,估摸着至少有三四百斤。我们紧跟在后面追了过去,姜明华跑在最前面。不一会儿,我就上气不接下气了。

红彤彤的太阳快下山了。正当我暗自嘀咕两条腿是否能追得上三条腿时,跑在最前面的姜明华突然停住了脚步。我气喘吁吁地走上前一看,那家伙在前方大约二百米处停了下来,掉转头来对着我们。我们猜测:它由于被钢丝套套断了一条腿,现在也跑不动了,准备作困兽犹斗了。动物凶猛!我们也不敢贸然上前。双方僵持了一阵,都在判断对方意图以决定本方对策。我决定先打一枪试试。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