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华附中高66届

此博客是为清华附中高66届同学提供的一个交流平台

 
 
 

日志

 
 

他在陕北黄土地的沉思-段北星  

2010-06-07 07:18:23|  分类: 忆小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悦近似传奇的一生,只有九年不隶属清华,其中将近三年是和我们一起在陕北延川县一个贫瘠的村子里度过的。一千个日日夜夜,我们朝夕相处、荣辱与共。在小悦离去的日子里,我们的回忆和思念,伴随着小悦的灵魂又回到了四十一年前,又回到了至今还令我们魂牵梦萦的黄土高坡。

对于插过队的人,没有比注销自己的北京户口和离开北京的瞬间更让人刻骨铭心的了。我和小悦交往是在离京的火车上开始的,在火车上他镇定自若,谈笑风生。我当时不知道,过了很久才知道,他是去黑龙江军垦农场,被拒绝才踏上去陕北的火车。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很少提及此事。一心要报效国家、为人民建功立业的热血儿郎,无非是因为出身,连去黑龙江军垦农场的资格都没有。去了还被退回来。那是怎样的一种屈辱和悲哀,他能不思索吗?

夜深人静,同学们都沉沉入睡时,小悦在想什么?也许,他在回想清华园里无忧无虑的童年;也许,他在回想清华附中的努力拼博;也许,他在回想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修正主义的苗子;也许他什么都没有想,他义无反顾地走向社会,走向农村,走向黄土高原,象海燕一样,又一次扑向了社会、扑向了暴风雨。

    经过六天六夜的行程,我们于1969119号,到达陕北延川县关庄公社张家河二队。

陕北的冬天很冷,冰天雪地,料峭春寒,我们走在除了我们再没有任何人的山坳里,不朝阳的地方是白皑皑的积雪,河沟结着冰,两边的山崖上只有黄色,天空也是阴沉的。小悦和我们一起唱歌,唱的是“到处流浪,到处流浪,命运召唤我奔向远方,奔向远方……”唱的是“冰雪遮盖着伏尔加河,冰河上跑着三套车,有人在唱着忧郁的歌,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无论前面是什么,小悦和我们都忠诚自己的命运,忠诚自己的责任,忠诚自己的理想。

我们一起来陕北的清华附中六位高66届男生和八位高67届女生,就是这样接受命运的挑战,开始了我们的插队生活。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陕北黄土高原的那种纯朴、那种悲凉、那种厚重和无奈是怎样深深地植入在小悦的性格中,它们陪伴了小悦的一生。

陕北农村的劳动很简单,很繁重,很累。我们统计过,从开荒平地、掏圈捣粪、担粪上山、砍柴搂草、收麦收谷到养猪养鸡、挑水磨面,有二十多项。干农活小悦首当其冲,中学时代体育的天赋变成了劳动的天赋,他不惧怕艰苦,热爱劳动,他一米八几的个子,绝对是队里的壮劳力,干了一辈子农活的臂大腰圆的老乡没有一个敢和他比试的。每次队里评分的时候,他都是满分。

陕北农村的生活很苦。起初我们没有柴禾烧,要去十几里的山里刨树根,砍荆棘,当女同学沿着解放鞋的足迹找到我们的时候,热汤都快结冰了。春天的时候往山上送粪,担着几十斤的粪筐,要走几里路,还要上山,里面的衣服全湿透了。倒下粪,风一吹,瞬间全身冰凉。在羊圈里起粪,粪味、膻味和汗水交织到了一起。

也许正是这种简单的,纯体力的劳动训练和培育了小悦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在未来的工作和生活中,他唯实,从不寻找捷径,特立独行,我行我素。

小悦是热爱人民的。在陕北,最让我们感动的是小悦和陕北老乡的骨肉深情。我们所在的那个队主要是三大姓,还有几户是从榆林、佳县那边逃难到村里落户的,最穷,一家人的衣服还没有我们知青一箱子里的东西多。我们一度分灶的时候,小悦挑选去吃饭的是一户最穷的人家,好象姓武,从佳县逃难过来的,有一大群孩子。人很木纳,除了干活什么都不会,似乎没有笑过。我们想象不出小悦会和老乡一家人如何共处、如何交流的。大约是1998年,小悦和力明回陕北,那位老乡已经去世了,小悦特意上山,在这位陕北最穷、最平凡的老人的坟前鞠躬、烧香,有录像为证。从陕北回到北京后,小悦兴冲冲地召集一起插队的知青,一边放亲手摄制的录象,一边讲解,谁都看得出他对陕北的深情。两年以后,村里来人,小悦亲自安排他们吃住游,召集我们商量为村里捐资,做实事,特别是让孩子们得到实惠,最后给村里安装了电视天线系统。小悦淡淡地说,“我现在的收入除了工资,还有讲学费,我多出些。”

小悦是热爱学习的,这无须多说了。去陕北插队,我们带了几箱子书,黑格尔的、费尔巴哈的、什么书都有。短短的两年,白天干活,夜晚读书。这些书都读遍了。他后来的博学源于他的勤奋。

小悦是热爱生活的,行四十里的山路去赶集,赶着骡子去公社拉粮,到大坝后的水库游泳,等等等等。但凡一切新鲜事,他都要头一个去做,而且做的是那样地认真。

小悦是宽厚待人的,有大哥风范。用担架抬生病的女同学翻山越岭去延安看病,他绝对是第一主力。和他相处,我们从未见过他批评谁,指责过谁。他只陈述他自已的观点,从不强迫别人接受。我们一起插队的14位同学相知、相容、关系极为融洽。

小悦是肯思索的,这是他毕生的习惯。在陕北高原、在黄土地上、在窑洞里,小悦读过多少书,写了多少笔记,思考过多少事,已经无从考证了。让人永远不能忘怀的是夏天的夜晚,读完了书或者下围棋、打桥牌之后,去窑洞外撒泡尿准备睡觉时,仰望高原上满天低得似乎可以摘下来的星斗,那种落寞、那种惆怅、那种对未来的想往,影响着我们的一生。除却我们,也许不大有人能够真正理解和感受四十一年前的陕北生活对我们的一生究竟意味着什么。

1970年夏天,他在三门峡水库的大坝上给我写过一封信,大意是说环境的力量远远大于人的天性。这些富有哲理的话永远让人铭记。

小悦走了,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思忆。我心中最深的印记不是他的俯身过杆,也不是他在课堂上的侃侃而谈,而是他在陕北插队时,在黄土地上沉思的神态,他对生活、对土地、对劳动的热爱,对淳朴憨厚的受苦人的热爱,仍留在陕北的窑洞中,留在陕北的黄土高原上。

我们编制了一段幻灯片,我们悼念的不是光环笼罩下的小悦,不是生前头衔众多的小悦,不是逝后哀荣天下的小悦,我们悼念的小悦是曾在陕北插过队的知青小悦,是永远定格在我们心中的22岁的小悦。谨以此片献给小悦,献给那些永远爱着他、想念着他的人。

 

                                                      段北星

                                                          2010.5.8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